— 予怀 —

【虫铁/盾铁】小请求/Small request (短 一发完)

接队三内战后,人物OOC都算我的

------------------------------------------------------------------------

“Mr. Stark?”Peter穿过一大堆报废材料,还有一个垂着爪子的Dummy。很显然,Tony在工作室里度过了另一个无眠的夜晚。现在是纽约早晨七点,Peter拎着一小盒甜甜圈,用上个月刚刚得到的最高权限进入了这里。

看起来,他来的并不是时候。Tony很可能又一次搞砸了实验。这不是第一次了。实际上,自从他两个月前从西伯利亚半死不活的送回来后,就很少做成什么东西。内战摧毁了他的创造力。

 

Peter走过大半个工作室,最后在充满机油和汗水味的角落里找到了他。Tony. Stark,曾披着钢铁战甲扛着导弹飞进虫洞的男人,无力的靠坐在那里。老天,他的状态糟透了。他不知道面前的人多久没有进入真正意义上的睡眠,那双漂亮的蜜棕色的眼睛布满血丝,没有焦点的看向某处,柔软的棕发被汗水浸湿,凌乱地贴在脸上。他的思绪不在这里,他跟随着美国队长,在西伯利亚打碎他的反应堆又把他抛在寒风之中的男人,那个在整个事件中,伤他最深的人。

他已经不完整了。Peter在两个月前来到Mr. Stark的病房,听毫无生气的小胡子男人一遍又一遍地与探望的人调笑,蜘蛛男孩就意识到了这点。他的Mr. Stark内心缺了一个大洞,像一个残次品。

 

如果Peter再见到布鲁特林的Steve,一定会挥拳砸烂他漂亮的牙齿。

 

看来Tony并没有意识到Peter的到来,他决定先开口:“Mr.Stark,我给你送了早餐,是你最喜欢的点心店买的。”他晃了晃手中的盒子。

Tony看向他,像是第一次发现他站在这里那么惊讶。钢铁侠执拗地披上了Stark式的强硬盔甲,扯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容:“Hi,kid.或许你已经退学了,才能天天送早餐给我?”

Peter放下甜甜圈。“Mr.Stark,良好的作息习惯有利于你的健康,特别是你从医院出来没多久。”他皱着眉,蹲到Tony面前。

小胡子男人拆开包装咬了一口。“你快和Pepper一样啰嗦了,这样我会取消你的最高权限的。”

“是吗,”他笑着,“Miss Poet很可能想亲自听你承认这点。”

“我会不厌其烦地向她重复的。”

  

Peter注视着男人脸上的笑容黯淡下去,他深深地看着他——承受着被背叛吞噬的痛苦,却依然在他面前强颜欢笑的人。Peter几乎可以想象到Tony是如何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近乎绝望地在工作室中逃避每一个夜晚的来临,却无法逃离那场战斗带来的伤害。“他们都走了。”有一次,Peter守在Tony的病床旁,看着钢铁侠起伏的心电图,无意问得的梦呓,Tony好看的眉毛几乎皱成一团。我没有走,我还在你身边——他像这样告诉他。Tony只当他是个孩子,但他想成为和钢铁侠并肩作战的队友,像曾经美国队长做的那样。

  

他们对视的时间有点长了,长到Tony眨着大大的眼睛转开视线。“你这样看着我,我快要脸红了,Peter.”

  像是突然触及情感的按钮,Peter突然开始抑制不住地,冲面前的人大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消耗自己的健康,只是为了——逃避痛苦?”他瞥见Tony瞳孔中的自己,面部因怒火扭曲变形。他很心痛,无论是看Tony被梦魇折磨时,还是看他强颜欢笑时,还是看他折损健康,自我毁灭时。“你为什么要装出一副‘我很好’的样子?该死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走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了,近到Peter感到Tony长长的睫毛搅动自己脸颊旁的空气,“我还在这里不是吗?”

  年轻人宣泄的情感如喷发的熔岩,硝烟散尽后只剩满地狼藉。Peter啪的捂住嘴巴,不敢看Tony的脸——老天啊,刚才他都做了些什么,冲Tony. Stark大吼,还无意中透露自己听到对方梦话的事实?Tony甚至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僵硬地靠在墙上,眼神空洞茫然,像死机的台式电脑。

  几秒后——Peter感觉过了一世纪——Tony眼中有什么东西碎裂了,是最后的防备,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吧。

  

他喃喃低语。“他以前也这样做过。”

  

“什么?”Peter跟不上他跳跃的思路。

  Tony哑着嗓子开口:“Steve.他还在这里的时候,经常送早餐给我,就像你这样。”

  “他也会冲我大吼,然后把我塞进卧室。”

  他的声音真的很粗糙——不复平日里天鹅绒般的丝滑,大概是这些日子里被高度浓缩的咖啡给糟蹋的。

  “他从来不让我多吃甜甜圈,”Tony咬下一大口甜甜圈,咀嚼,吞咽,糖霜蹭到小胡子上。“现在老冰棍管不着我了,这感觉真棒,Peter,真的。”

  “Mr. Stark……”

  “他总是把我往训练室里拖,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我赖在地上耍赖都没有用。但你不要误会了。他关心着所有人,无论是被拐卖的纽约小孩,还是复仇者们,还是冬日战士。”

  “Mr. Stark……”

  “我以为他喜欢我,Peter.”Tony笑了一下,“他就那样走了,瞒着我父母去世的真相,带着他的朋友,消失在西伯利亚。之后还给我写了封傻不拉几的信,他真的以为……”

  

Tony之后的话语吞没在男孩的吻中,Peter怒气冲冲地吻向他,Tony顺从的张开嘴,带有甜甜圈糖霜味的舌头和Peter的唇齿缠绕在一起。他的手指插进Peter的头发里,大脑开始因缺氧而眩晕,但他无意结束,无力结束。

  “你爱他。”他被Tony推开,Peter年轻的面庞上混杂着些许兴奋和受伤的表情,很是精彩。

  

自己早该猜到了。

  “Kid,你成年了吗?”Tony漫不经心的问。

  “嗯……大概是吧,怎么突然问这个,Mr. Stark?”

  “操我,”他说,用那张诱人的嘴唇,用几近恳求的语气。“操我,让我暂时忘掉这一切。”

  Tony握住Peter的手。

  

Peter开始眩晕,他可能忘记了怎么呼吸——Tony的嘴唇近在咫尺,因接吻而水润红肿。他挺翘的屁股会在自己手中变换着形状,他会趴在自己怀里,颤抖地叫出自己的名字。

  他可以安慰他,做自己从前无法企及却渴望尝试的事情。

  那件他在脑汉中梦想了无数次的事情。

  “很抱歉,Mr.Stark.”Peter轻轻拨开Tony的手,他抱起疲惫不堪的小胡子男人,透过金属和机油的气味,钢铁侠身上好闻的小雏菊的味道在Peter鼻尖炸开,他咬了咬舌尖,力图使自己更加清醒。“在你清醒之前,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不算数的,Mr. Stark.”

  Peter抱着丢盔弃甲的钢铁侠走出混乱不堪的工作室。你代替不了他,你早该知道这点。Peter替Tony掖好被角后这样想着

--End--


评论(11)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