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予怀 —

【迪安】黑暗之中/In The Darkness


overlord试写
意识流

设定安兹在与夏提雅的战斗中同归于尽后,不愿被复活,灵魂则附在周围人类的身体上。
守护者们为了让无上至尊归来,以迪米乌哥斯为首发明了复活系统(Revive system)。一个大工程的建造总少不了劳动力——奴隶们。附有安兹灵魂的人类就是这个时候 被抓进来的。

  【他行走于黑暗之中。】
 
  置身于如此的环境,很难说人类本身会再有什么别的感情。就算有,也早被无休无止的痛苦消磨殆尽了才对——在剥皮刀与酷刑房比起来,死亡不过是小儿科而已。鞭打?别开玩笑了,蛛网般的血痕爬在布满血痂的单薄身板上,麻木了吧,已经,和自己不堪的心灵。
  ——那令人畏惧的恶魔哟。
  他——铃木悟本以为憎恨的情感永远不会从内心消退,日复一日的苦役与恶魔无情的虐待坚决否认了这点。死亡被看做慈悲之地,他内心深处最后一点反抗的念头,无论出自卑微的尊严或是求生的本能,都如阳光下的露珠,烟消云散。
  ——我不敢恨。
恶魔——彬彬有礼的,总是带着圆形眼镜,西装革履的恶魔。他的微笑是那么温和,一举一动是多么的绅士…只针对绝望世界的眷属们。对他,对他们,对低劣渺小的人类而言,是整个绝望世界最可怖的存在。他是恐惧的化身,死之使者。在绝对力量面前,像他这样的人类只能抱头缩成一团,祈祷绝望之域的领主在今天没有拿自己的灵魂当佳肴美酒享用的欲望。
  ——这是…哪里?
  啊…脑子在这样严酷的环境里,越来越不好使了呢,不一次次提醒,一定会坏掉的吧。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铃木悟不需要思考,他只是苦役,被恶魔同伴掠来的奴隶。像灰尘一般不值一提。
   天空——伟岸的无止尽的蔚蓝苍穹,它是那么的美丽,如同揉碎经历四十个冬天盛开的鲜花。绛紫色的阳光自天边倾泻而下,为自己带来可贵的温暖。小动物在脚边的碧绿草地活动——生机盎然的景色。
  ——我在…做什么?
  铃木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恍恍惚惚的意识之海中,奄奄一息的人类惊讶地发觉自己靠坐在一段土墙之下。手边是石块,巨大到不可思议的灰色石块,身旁…有很多人,漆黑的穿着铁皮靴的脚步沉重迟缓,手中的鞭子却挥舞的飞快。皮鞭挥动带起血液,死亡之神向他招手,治疗魔法的绿光却准确的降临。甜美的死亡才不是能轻易获得的东西。
黑头发的瘦弱人类无力的倒地,说到底,人类经历太多折磨,就算治疗了所有伤势,被抽干的灵魂,失去的力量——或者称为意志——磨灭时,被拖进死神的阴影中漂泊是最后的结局。
  ——那又怎么样?
  他不过是一个平凡无奇的送货员,如灰老鼠一般穿梭于各个庞大港口的阴影之间。拥有普通的面孔,普通的才能,普通的人生。然后在最后一次的返乡途中堕入血红的深渊。
  不…意识的深层次告诉他,不应该是这样的。好像有哪里不对,但他又说不上来。
  …或是不想去想。
  就这样死去,其实也挺不错的呢。铃木悟闭上干涩的双眼,依稀听见恶魔大人要传唤他的命令——意味着更多的折磨,更多的血,血,血。
  ——他闭上眼。

【而他就是黑暗。】

  最高阶恶魔轻微地吸了口气,用手托住茶杯抿一口。由于种族特性,他不需要普通的饮食,但在每天娱乐的时刻例外。
  跪在书桌前的人类母庸置疑是男性,身体虚弱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黑发黑眸无不表现出他不是附近的人种——迪米乌哥斯的私心之一,他曾听闻无上至尊们提到过“黑发黑眸”,收集有如此特征的人类能令他找回一丝无上至尊亲临之感。
  ——那是假象。
  恶魔捏紧的精美茶杯发出危险的碎裂的声响,跌落地面成为粉末。茶杯坏了可以修复,而最后一位无上至尊的离去在每位守护者心中留下的大洞无法修补——他们失去了天空,太阳,海陆间的瑰宝,浩荡的宇宙——守护者存在的意义。
  ——他们最仁慈,最具智慧的安兹 乌尔 恭大人啊。
  无意义的哀叹只会减缓找回安兹大人的步伐。纳萨力克第一智者露出恶魔的微笑。
  「你可知道,你是第一个上这里来的人类?」
  黑发青年叩拜的头不能埋得更深——但依旧没有半分动静。他无趣的撇嘴,心中对人类的厌恶加深一分。
  「『抬起头来。』」
  于是迪米乌哥斯看到了人类的面容,黑发黑眸,平淡无奇,千篇一律的面容,在牧场中多的是,他从不费心去记忆低等生物的长相。
  「建造『Rivive System』的所有奴隶中,只有你最特别——」他像是要卖关子似的拉长语调,「没有参加上千人的起义,是害怕失败,还是根本没有兴趣呢?不过,这是最正确的选择,虽然人类和其他亚人种要多少有多少,不过一次次去抓还是很麻烦的——我和雅儿贝德都认为要尽量保存纳萨力克的战力。你认为呢?」
  沉默。
  「还是不肯开口啊,」恶魔叹了口气,「要我直说,你可能会有更惨的下场哟。」
  「会…吗?」嘶哑的声调在室内沉重的空气中响器,像干涸的岩石相互摩擦——太久没有使用它的弊端之一。「还会有…比这样更糟的…」
  迪米乌哥斯仔细端详,人类阴郁的眼神中早已失去了最后的光彩。那没关系,他本没希望能看出什么来。
  「当然。」他温柔的回复,「所以首先,需要我为你介绍一下吗?」
  「悉听尊便。」
 
  心中的什么碎裂了,尖利的锯齿后露出所守护的柔软物体。
  最高阶恶魔尽力维持仪态,对面前的人类——透过面前的人类,以近乎恳求的语调诉说。
  「我最为仁慈的安兹大人啊,请您回到纳萨力克,永远的支配我们吧。」
  「你在说…什么?」
  他扯下彬彬有礼的面具,头一次露出凶恶面相——恶魔的本质。
  「区区人类,胆敢在我和无上至尊对话时插嘴。」
  「或者说,一直以来,是你把高贵的安兹大人的灵魂,困在这卑微的人类身体内。」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尽管如此,你还是不愿承认么。」圆形镜片后闪过凶光,地狱之火在宽敞的书房内点燃,带着毁灭一切的气势,就着人类的灵魂熊熊燃烧。
  铃木悟的身体虽然未被破坏,神情却十分狰狞。迪米乌哥斯把握的恰到好处的火候缓慢炙烤猎物,他才能从中获得无尽的乐趣。
  他发出一声冷笑。人类真是脆弱的生物,无法承受更猛烈的灼烧——他们生来就是被奴役,本该如此。
  但——
  「…够了,迪米乌哥斯。」
  炎之造物主修长的身躯猛的一震,令人心惊胆战的烈焰中,传来熟悉的气息。
  独属于那位大人的气息。
  跪拜是必要的礼仪,恶魔撤去地狱之火,对至高无上存在,深深地低下头。
  「安兹大人,您终于出现了。」
  「…你果然料到了这点。平身吧,迪米乌哥斯。」
  黑发青年脸上的麻木与空洞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死之统治者横扫一切的气势。
  最高阶恶魔面带微笑,优雅起身,整洁的西服没有一丝褶皱。
  「属下怎敢与集胆识与聪慧于一身的您斗智。」
  曾经名为飞鼠,如今更名为安兹乌尔恭的魔法吟唱者用附身的人类面孔苦笑了一下。
  「但你仍旧猜出,铃木悟就是安兹的事实。」
  「是的。属下已为您准备好灵魂转移所需的魔力与仪式,您原本不死者的身体也…」
  「先不谈这个。夏提雅 布拉德弗伦怎么样了?」
  (以慈悲为怀的无上至尊啊,您就算落得如此境地,也不忘关注您卑微仆从的命运。)
  迪米乌哥斯小心翼翼地回答。
  「在与您的战斗中死去了,这是作为叛徒应有的惩罚。之后,雅儿贝德辞去了总管一职,所以守护者总管职位暂时由我担任。」他再度低头,「属下随意更改无上至尊赐予的职位,请大人责罚!」
  「…纳萨力克的防御不可松懈,你要时刻警惕对夏提雅使用世界级道具的人。我记得马雷会复活魔法。」
  「倘若您有意复活夏提雅,为何不等您回到原来的身体后亲自复活?」
  人类的神情动摇了片刻。
  「我是一个不合格的统治者——你也看见了,迪米乌哥斯,你或者雅儿贝德都比我有资格的多。」
  「如果四十一位无上至尊中的最后一位——安兹大人没有资格君临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我想不到还有谁有资格坐在王座之厅的王座上。」恶魔的面容因为激动而扭曲了,按常人的角度来看应该十分骇人,但安兹只能从中读出迪米乌哥斯超出其他守护者的忠义。
  「我诚挚的恳求您,以慈悲为怀的安兹大人——我诚挚的恳求您不要剥夺我等仆役存在的意义。」
  「我很抱歉,迪米乌哥斯,但我真的没有办法继续扮演你们的统治者——」

  炎狱造物主睁开了他宝石般的双眼。凛冽的杀气利刃般刺穿人类的身体,安兹-铃木悟痛苦的倒地。
  「大胆!你居然…」
  「区区人类,居然敢阻碍无上至尊的征服霸业——」
  「你难道还不知道吗,纳萨力克的第一智者?你们所敬爱的不死之王不过是一个人类!」
  「不,不是那样的。」迪米乌哥斯的语调转为温柔,仿佛摘下了脸上的邪恶面具,轮廓也变得柔和了——这是独对死之统治者的,对纳萨力克同伴们的温柔面孔。「您是伟大的死之统治者,深不可测的智谋之星。但我隐隐约约的察觉,您内心存在的人类情感却驱使您逃离纳萨力克…逃离我们。」
  恶魔眼中流露出宝石般的光辉暗淡了片刻,倘若有什么事能让他畏惧,那就是最后一名无上至尊的离开吧。
  「所以,我将帮您排除通往霸业的唯一障碍——」
  「那就是杀了铃木悟…杀了我。」
  「不,安兹大人,您将迎来新生。」最高阶恶魔挑起人类的下巴——如此脆弱,他必须小心翼翼控制力度才不会让它碎裂。伟大的无上至尊居然屈居这样的身体…「恕我逾越,安兹大人。」
  铃木悟正想开口,炎之造物主单薄炙热的唇敷上他饱受摧残的苍白嘴唇——安兹惊地说不出话来。他本能的逃离,但恶魔带有囚禁意味的怀抱封死了所有出路。他无法逃离——
  半晌,迪米乌哥斯放开怀中软绵绵的人类,口中衔着被缩小的飞鼠玉。他连接上讯息魔法。「安特玛,让除高康大外所有守护者以及眷属于一小时后在复活祭坛前集合,通知马雷带好世界级道具。通知大家。我已找到安兹大人的灵魂,伟大的无上至尊就要归来了!」
  至于这个人类…
  断开『message』后,恶魔看向怀中的人类——绵软温热的躯体半趴在他身上,为原本平整的西服添了几丝褶皱。
  迪米乌哥斯半是厌恶半是倾慕地目光肆无忌惮地在人类身体上游走。波澜不惊的内心泛起涟漪,恶魔对人类残酷的情感和对无上至尊超出下属忠心的情感被混合杂糅,捶打成纷乱繁杂的线条——漂浮在黑暗深渊的尽头,而他迷失于其中。
  伟大的安兹 乌尔 恭行走在黑暗之中。
  那么迪米乌哥斯必须成为黑暗。

  炎狱造物主扯出冰冷至极的笑容。

  死之统治者坐在王座之厅的尽头审视着纳萨力克的所有忠仆,从守护者到大坟墓的低阶仆役,所有人都跪在安兹 乌尔 恭的脚下,内心为服饰无上至尊感到无比的喜悦。
  「抬起头来。」
  骷髅抬起手——十分的魔王风范。纳萨力克统治者举手投足间都带有与之匹配的气势。
  「我将君临此地,成为汝等永远的支配者。」深红的眼眶环视周围,「有何异议?」
  四周一片寂静。
  「很好。」安兹站起身,黑色的长袍随着动作翻滚。他从跪在身旁的守护者总管迪米乌哥斯手中接过安兹乌尔恭之杖,高高举起——
  「荣耀归于安兹乌尔恭!」

-fin-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如果小迪知道安兹内心深处的铃木悟一直想逃离纳萨力克统治者的权利,并且执着的认为安兹和铃木悟是两个人的话,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
  为了剧情发展,我修改了原作的设定,让铃木悟的意识暂时压过安兹的意识,这样才有“不愿复活”一说。
  (逃

 

评论(22)
热度(110)

2018-04-18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