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予怀 —

【虫铁】最后之战


ooc

中世纪AU

骑士虫x领主铁

在愚蠢莽撞,却又一腔热血的少年时代,他发过誓。他愿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他服饰的领主,他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

———————

  天色很暗,狭窄的行军帐篷内光线更暗。他原来的住所是营地中央皇宫一般的大帐篷,铺有层层牛皮与羊皮,还有红木的武器架与温暖柔软的羽毛床,享受两三个仆人同时的服侍。但他宁愿坐在这里,与潮湿的墙面,泥泞的地板为伴,与发了霉,生了虫的家具为伴。

     营地布置森严无比,二等兵的帐篷拥挤不已。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从别的帐篷内传来,富有韵律。“哗-哗-哗”,受旷日持久的战争洗礼,能活到今天的士兵,没有一个会蠢到拿着钝剑上战场。他的武器是有三条深深的血槽的短刃剑,自侍从时期起便陪伴在他身旁。在那件事之后,他把他心爱的老伙计染成黑色。利剑放在木箱上,光洁如新,在昏暗的光线中反射冷光。

  晚餐是爬满象鼻虫的面包,鱼与又冷又腻的洋葱汤。面包老而且硬,蘸进汤里也无济于事。他沉默地咀嚼,尽可能的吃饱。这可能是他在人世的最后一餐。在从前,血腥味会让他厌恶的反胃,把胃中的黄水一股脑的吐出来。长达数年的军旅生涯治好了这点。

  他应该有更好的餐点。领主们在木制的临时作战会议大厅享用塞满浆果的烤野猪与鹿。餐后甜点是蜂蜜苹果与奶油蜜桃。贵族们的餐桌上少不了甜点,其中又以某位对甜点情有独钟的小胡子公爵最甚…

         够了。开战之际,自己怎能胡思乱想,堕入思绪的深渊?年轻的士兵把过去埋葬,在秋末的初雪来临之时,花瓣成泥的角落,一千年前的往事。

         最后一丝光线自西方消散,湮灭于古老城墙之后。那个在世界之初便伫立于此的城市,在雾霭沉沉中显得高大黝黑而不近人情。原本象征着无上荣耀与自由的城市,千年以后的今天却成为施行罪恶的腐朽存在。此时此刻,空气似乎被肃杀的气氛震慑,凝重如冬日寒霜。年轻的骑士没有开灯,而是在孤寂的黑暗中摸索自己的锁子甲,响起令人心安的金属碰撞声。他会死,许许多多的人会死。但这没有关系,他们一定会赢,如同破晓时分的光线必将撕裂黎明前的黑暗一样必然。代价是死人,死许许多多的人。他自己也亲手断送过不止一条的生命,从最初的茫然无措,到最后的麻木不仁。

          杀人的时候有犹豫过吗?当然有,他曾经追随的对象向往光明的未来,他要打倒胆敢阻碍它的一切。纵然千般排解,那些被自己杀死的人总会在某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出现在梦中,缠绕在他身旁,如影随形,无处不在。

          他杀了人,手上沾满鲜血。

          锋利的剑刃没入胸膛,直至完全插入对方的身体。他放弃般的放开剑柄,硕大的红宝石微微颤动,映衬着那人过分温柔的笑容,熠熠生辉。

          年轻的骑士手指一顿,露出僵硬的像是苦笑的神情。自己居然在这个时候想起——他的生命,他的梦魇,他的原罪之灯,同时也是他的灵魂。

          腐烂与死亡的腥臭在他视若珍宝的身体蔓延,在那仿若永恒的一刻,巨人拨转时间之钟,氧气在他肺部凝结,食物在胃中绞成一团。他静默过,祈祷过。他们却忽略了他的罪孽,把他视为拯救之英雄,甚至赋予他永远不该得到的至高地位。

          他发过誓。在只有鲜花与阳光,葡萄酒与丰收的时代,战争尚未侵蚀这片土地的时代,在愚蠢莽撞,却又一腔热血的少年时代,他发过誓。他愿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他服饰的领主,他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

          所以当命令的剑刃没入胸膛的一刻,他年轻生命的一部分永远的失去了。为了赎罪,他放弃了权利,地位,金钱,佳肴与美酒,甚至自己的名字。他原本打算追随自己的光而去,但那人说自己不能死,为了伟大而崇高的目标,他必须活着,活成世人眼中的英雄形象,直到自己的形象代替他的形象成为自由的旗帜,成为胜利的号角,成为无数人仰慕追随的对象。

         ——成为比他更好的人。

        油灯被点燃,昏暗的火焰,油腻的灯壁,宛若无垠黑暗中荒凉的光明孤岛。行动迟缓的飞蛾拖着臃肿的身躯围绕着油灯飞舞,一只,两只,更多的则被帐篷外刚燃起的营火吸引。夏天,他努力调动麻木的感官,察觉潮湿闷热的空气。夏天,现在是夏天。

        他来到Stark家做养子时,夏日明媚的阳光让暖融融的北方空气镀上金黄,碧蓝如洗的天空全神贯注的凝视自森林吹来的清新的风,就像夏日的少年全神贯注地凝视那万众瞩目的存在。他喜欢夏天。

        心脏猛地收缩,很多年来,他命令自己杀死心中那个愚蠢的男孩。但时光流逝,在决战前的夜晚,男孩仍活在某个角落,捏紧双拳,单薄的身体发着抖。那具自己深爱的身体被埋入土中后,蛆虫是否会啃噬他的手指,他的脚踝,或是他蜜糖色的双眼?

        愚蠢又冲动的他没有资格拥有这一切。鲁莽的作战计划,迫不及待的渴求荣誉,围困…他最后得到的命令。

         杀了我,然后逃走,那位公爵说。战争还要继续,你得活下去。

         自己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人看似好笑的解释,情报不能泄露。拜托,Peter,活下去。

         他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继续说,用近乎哀求的语气,可能是他这辈子的头一回。别自责,孩子。

       【…也别为我担心。】

         动手吧。

         他猛地撞在木方桌上,头痛欲裂,舌头被咬破,他尝到了血的咸腥。吸气——呼气——吸气,很好。纷乱的思绪慢慢地成为整齐有序的线条。攻城于子夜十分开始,他负责西北侧的指挥。今晚的夜空没有月光,适合他们的行动。历史将在这一刻屏息凝神,等待万众瞩目的一秒。

        ——有人在唱歌。

        歌声荒诞幽远,仿佛漂浮在音乐之海的金色音符。它歌颂大地,歌颂历史,歌颂所有逝去的英雄。更多的人加入了他,魔力因子扰乱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庄严的曲调犹如巨人打响的战鼓,在无法察觉却真真切切的每一秒流露出淡淡的哀伤。对所失去事物的哀伤。

        家园,他明白,士兵们在歌颂过去的家园。所有人背井离乡,为自由的信念而战,已经过去了太多年。在黎明破晓之际,哀思与惆怅却涌上心头。他们失去了太多。他惊异地发觉,自己小心翼翼珍藏的,四溢的阳光与充满热情的焦糖色眼眸,也逐渐灭没于他的脑海中,抓不住了。

         他翻开老旧的帆布营帐,外界,夜晚的空气清新,满盈干木头燃烧的味道。篝火燃烧的很旺,火星在士兵们神采奕奕的脸颊间飞舞,留下令人眼花缭乱的轨迹。

          昭示着旧帝国的覆灭,新时代的来临——那个人梦想已久的时代。他高举佩剑——Tony的剑,杀死Tony的剑——在众人充满期待,热切而渴望的视线中微笑,声音不大,却中气十足,在夏日的夜空中回荡。

           而他想起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个夏日。Stark公爵对名为Peter Parker的少年的谆谆教诲,闪着微芒的巧克力色眼眸中藏有那时代最初也是最伟大的梦想。

           拿出你们的勇气,战士们——守护世界,为世界而战的人们——

        【你记住,在未来,你要为自己而战,为家园而战,为自由而战——】

          破晓的光线已然照亮黑夜,胜利的女神向我们微笑——

        【你记住,在未来,你会成为众人口中的英雄,光明的旗帜——】

          我们所做的一切,无一不是为了后辈的繁荣——

       【你记住,请你一定要记住,Peter Parker,我的骑士,在未来,你定会成为比我更好的人。】

        无畏的战士们啊,动身吧!

————————fin————————

我想在初代复仇者以后的时代就是二代的天地,Tony对于Peter而言,不仅是儿时的憧憬,少年时拼命追赶的脚步,还是终究要成为过去的对象。他必须肩负许许多多的期望继续前行。

评论(7)
热度(253)